上海基诺彩票中奖规则

米爾斯海默:中國崛起只是時間問題,但必須學會忍耐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131 次 更新時間:2019-10-09 20:16:59

進入專題: 中國威脅論   大國爭霸   中國崛起  

米爾斯海默  

   【內容提要】近幾十年,伴隨著中國的改革開放和日益強大,中國威脅論比其他任何一種聲音在國際政治上都更有市場。在國際關系學界,芝加哥大學的約翰·米爾斯海默教授的研究無疑是這種聲音的主要來源。這位當代國際關系學界的巨擘,開創了進攻現實主義理論體系,其代表作《大國關系的悲劇》嚴密論證了大國爭霸必然性。

   【關鍵詞】 中國威脅論 大國爭霸 中國崛起 

  

   近幾十年,伴隨著中國的改革開放和日益強大,中國威脅論比其他任何一種聲音在國際政治上都更有市場。在國際關系學界,芝加哥大學的約翰·米爾斯海默教授的研究無疑是這種聲音的主要來源。這位當代國際關系學界的巨擘,開創了進攻現實主義理論體系,其代表作《大國關系的悲劇》嚴密論證了大國爭霸必然性。作為美國利益的堅定捍衛者,米爾斯海默堅信中國崛起必然會對美國造成威脅。但是作為一位現實主義者,他又堅定地反對戰爭。事實上對于中美關系,中國崛起和未來世界的發展,他都有精深的認知。在他再次訪問中國之際,本報特地就中美關系,以及國際政治的變化對他做了專訪。

  

   中國崛起是時間問題,但必須學會忍耐

  

   南方都市報(以下簡稱南都):教授這是第二次訪問中國,作為一個中國威脅論者,你覺得這兩次來中國有什么不同嗎?

   米爾斯海默:對比這兩次訪問中國,我認為有兩點不同。首先,我認為中國更為發達了,經濟更加繁榮了,城市成長得很快,到處是人,非常喧嘩。第二,我認為更多中國人對目前的中國比2003年我第一次來時更加充滿信心,認為中國正在崛起。很多中國人都認為美國正處于麻煩之中,而中國正在向前進。如果說2003年中國是否在崛起還是一個小問題的話,那么我認為中國是否會和平崛起是當下非常有意義的問題,不僅僅對于中國,而且對于美國也有重大意義。目前似乎很多中國人覺得歷史在自己這邊,事情都會變得更好,因此他們想知道中國怎么樣更好崛起。

   南都:但近來看中國人對自己的國家并沒有那么強的信心,周邊很多小國都可以挑釁中國,中國人在世界各地也沒有覺得受到了尊重。

   米爾斯海默:我可以告訴你其實美國人也經常這么想,即便是到了現在,美國也面臨同樣的問題。在過去10年內,美國卷入了兩場戰爭,一場是我們已經輸掉的伊拉克戰爭,另一場在阿富汗的戰爭,我們差不多也輸掉了。所以,我們可以發現即便是在國際體系內,像美國這樣的大國也不可以為自己能為所欲為。目前中國面臨的一個問題是,現在有很強的動力不去制造麻煩也不去卷入任何沖突中。目前中國的政治重心仍然是在繼續保持經濟增長。也就是說,像菲律賓這樣的國家一旦與中國發生沖突,中國要盡量不使事態惡化導致戰爭。因為那不是中國的利益所在,會損害中國的經濟增長。所以中國目前處在我們在美國經常說的“easy m ark”(意指無還手之力的受害者)的位置,因為中國并不處于可以輕易還擊的位置。我認為中國總有一天會比今天強大得多,那時,地區內將幾乎不再有國家試圖與中國產生沖突。但目前中國還不夠強大,所以才有這樣的一個和平崛起的問題。

   南都:美國在19世紀也有類似的問題嗎?

   米爾斯海默:是的,當美國于19世紀崛起時,它幾乎不與西方列強在西半球外的歐洲市場或國際關系中發生沖突。相反,美國將精力集中在北美大陸建設強大的國家。然后,隨著1900年左右美國已經在西半球把自己建設成為和德國一樣的強國,美國就開始登上世界舞臺,并且顯示自己的力量。1898年美國打了美西戰爭,然后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美國也參戰了,這是美國首次在歐洲打仗。之后是二戰,接著就是全世界到處打仗,朝鮮、越南、中東。所以重要的是,當你建設國家時,要盡可能少地卷入與外國的沖突。目前中國的利益不是與美國或任何一個鄰國開戰,而是給人們留下中國會和平崛起的印象。

  

   中國要成為世界大國,首先要能主導亞洲

  

   南都:但是今天國際環境已經變化了,中國不可能重復十九世紀殖民主義時代,美國所采取的辦法了。

   米爾斯海默:毫無疑問的是,中國想要主導亞洲肯定要比美國主導西半球困難得多。中國沒有必要通過征服任何一個國家,來確定自己在亞洲的大國地位。但是重要的是你足以強大到在任何一場必要的戰爭中都能戰勝鄰國。美國在西半球是如此強大,所以沒有國家會進攻美國,因而美國也沒有必要去征服他國。如果中國在接下來的50年內經濟繼續保持增長,那么中國將很有可能獲得美國在過去200年與鄰國保持的那種關系。但問題是,美國在西半球的經歷和中國在亞洲將要遇到的情況有一個很大的不同,中國需要面對強大的美國,而美國無須面對任何霸權國家。美國在崛起期間只需面對英國,而英國沒有足夠強大到可以威脅美國。而現在美國是如此強大,中國必須面對美國抵制其崛起的意志。

   即使中國經濟在接下來的30年間能夠持續像過去的30年一樣增長,或者按我的話說,如果在經濟方面中國成為巨型的香港,那么美國或許沒有足夠的能力在亞太地區挑戰中國。中國或許能將美國趕出第一島鏈。另一個重要的因素是美國會發生什么,美國經濟會發生什么。似乎很多中國人認為美國在衰退,美國已經陷入了麻煩。我個人并不這樣認為,當然我也不完全肯定。但假如這是真的,同時中國經濟繼續保持增長,那么事情會有所不同,將中國當作地區大國會非常合理。二戰之后,如果美國沒有在亞洲保持政治存在的話,我認為蘇聯會主導歐洲,而美國會主導西半球。二戰結束時,日本已被擊敗,而中國正陷于內戰,是美國在歐洲牽制住了蘇聯,使之沒能在亞洲擴張勢力。最基本的一點是,中國主導亞洲要比美國主導西半球困難。但我也不認為這是不可能的。

   南都:那么這種情況下,中美是否能避免沖突,形成某種默契呢?

   米爾斯海默:毫無疑問的是,因為核武器的存在,中國和美國不可能在重要戰爭中交手。核威懾會使雙方的決策者極度謹慎。但局部戰爭還是有機會,比如菲律賓和中國為了南中國海的一些海島交火,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有可能會介入。不過我要指出的是,即便在這種情形下,中國也會將沖突控制在最小程度內。我認為中國同美國平起平坐的唯一可能就是主導亞洲。只要中國無法主導亞洲,而美國同日本、新加坡、越南等國一道在亞洲維持美國權力的存在,限制中國,那么中國就不可能主導亞洲,中國就不可能同美國平等。一旦一個國家在地區內取得了領導地位,那么它就可以在世界范圍內行動。因為家里沒有威脅,在外面行動才是自由的。中國還不能自由行動,它還不是一個全球范圍的超級大國。因為中國花太多精力處理內部事務,花太多精力處理邊境問題。而美國要做的是將這一局面繼續下去。一旦中國成為亞洲主導者,那么也就意味著中國可以在世界范圍內自由行動。但是中國很難獲得這樣的優勢,因為要知道地理因素是大國崛起不可逾越的因素,中國沒有美國那么理想的戰略環境,美國東西兩側是兩大洋,中國周圍則是相當有能力給中國制造麻煩的鄰居。

  

   新興國家中,唯有中國具備挑戰美國潛力

  

   南都:現在還有很多新興的發展中大國,他們也顯示了很強的發展潛力,你覺得怎么看這些大國,他們是否有能力在未來挑戰美國?

   米爾斯海默:新世紀以來,世界上有不少新興國家,但是在這些國家之中我只看好中國。我以為地球上只有一個國家可以挑戰美國,那就是中國。如果中國經濟不再繼續增長,那么美國在世界的地位將比今日更強大。如果你觀察美國在20世紀的3個主要對手:日本、德國和俄羅斯。這3個國家的人口都在減少,而美國的人口正在增長,無論是出生率的影響還是移民的影響。未來對美國霸權形成挑戰的國家,我首先會排除掉俄羅斯,因為到目前為止俄羅斯還處于人口減少的狀態,俄羅斯將不能同美國或中國中的任何一個競爭。再看印度,盡管人口很多,但教育程度很低,有大量的人口不識字。這會降低印度的發展水平,雖然印度經濟也在快速增長,但是印度整體的經濟增長無法與中國相比。

   南都:很多人也指出,中國缺乏像美國那種軟實力,在國際政治中缺少道德武器,所以很難成為真正的超級強權。

   米爾斯海默:我認為中國在軟實力評分上并未獲得很高分數,但我也同樣認為美國也未能在軟實力評分上獲得很高分數。要知道,美國在世界各地都不是很受歡迎,前一段時間B B C做了一個各國受歡迎程度全球調查,從結果看美國是非常不受歡迎的。這幾年軟實力是討論比較多的詞匯,美國在這些方面的表現似乎要好過中國。美國推廣的意識形態包括資本主義、民主自由等。但美國式資本主義現在看來并沒有運轉得很好,而很多國家不喜歡美國談論民主的方式。我不想過高估計美國在軟實力方面的實力,我認為物質能力仍然是實力的最主要方面。國際政治中起作用的主要是兩個因素:人口和財富。相比較而言,軟實力是一個不需要太多注意的東西。

  

   中美之間既合作又競爭,但未必會有戰爭

  

   南都:現代國際關系中文化傳統也是一個需要考慮的內容。中國文化強調內斂,更喜歡內在的平衡,這是否意味著中國不會去追求霸權?

   米爾斯海默:就我接觸到的中國人而言,他們普遍都認為中國有著偉大的文明傳統,而且有著悠久的歷史文化。中國過去可能對西方文明和世界有一種恐懼,但是今天應該不存在了。我時不時會聽到一些討論強調中國文化與西方文化不同,中國文化和歐洲不同。中國文化更加謙和,沒有西方文明中那種攻擊性,所以不會去主動挑戰既定格局。但是這并不是說中國文化就會讓中國人對中國崛起缺乏信心,中國人就會對西方有一種怯懦。

   南都:但是就事實看的話,作為一個后發的,被迫走向現代化道路的國家,中國當前的選擇是加入美國主導世界體系,參與國際合作,謀求自身發展,而非去挑戰現有秩序,這也是絕大多數中國人所希望的。

   米爾斯海默:首先我不認為中國是被迫現代化的,我認為中國是主動選擇進入現代化進程的。我認為上世紀80年代中國領導人得出結論,早期中國領導人推崇的蘇聯式共產主義范式已不再有用,于是中國選擇另外一條發展道路,也就是進入資本主義體系之中繼續推動現代化,參與西方所倡導的世界市場。但是進入世界資本主義體系并不意味著直接帶來友誼,事實上國家的權力競爭依舊會展開,同樣會有沖突和戰爭。兩次世界大戰都是在資本主義體系之下的國家之間發生的戰爭。中美之間有競爭也有合作,同樣中美和日本、韓國、澳大利亞也都有合作和競爭。合作和競爭之間總是有緊張關系,問題就在于你如何應對合作和競爭的關系。去年10月我在韓國,許多韓國人對中國崛起充滿了期待,因為他們覺得這會給韓國帶來很多經濟利益,但是他們又很擔心中國崛起帶來的安全壓力,更希望美國能發揮制衡中國的作用。同樣的話,2008年我在澳大利亞也聽到了。

   南都:經過兩次對外戰爭,金融危機的美國目前只能是處于恢復的狀態,中國還處于上升期,這一升一降的過程中會出現摩擦和沖突嗎?

   米爾斯海默:只要美國足夠強大到可以在亞洲繼續維持存在,那么沖突的危險就會一直存在。但我相信美國會盡一切努力阻止戰爭發生。而如果一旦戰爭爆發,美國會嘗試一切手段讓戰爭迅速中止。我認為美國想做的是遏制中國,而不是和中國發生沖突。美國是想阻止中國主導亞洲,但一定會阻止東亞或亞太地區任何涉及中美的沖突的發生。臺灣是假想的沖突場景,存在可能性(possible),但不大可能(likely)。

   (本次采訪感謝陳定定教授協助)

   轉載自 南方都市報

  

  

    進入專題: 中國威脅論   大國爭霸   中國崛起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dbimy.com.cn),欄目:天益學術 > 國際關系 > 國際關系時評
本文鏈接:http://www.dbimy.com.cn/data/118508.html

1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规则 最全的网球比分直播 win007球探比分直播 nba比分文字直播 超级大乐透 spb01体球网即时比分 北单比分奖金计算 广东时时彩 体彩20选5 幸运飞艇 浙江11选5 快乐双彩 安徽11选5 东方6+1 立博亚洲即时指数 亿客隆彩票首页 体球即时比分网